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诚信文化宣传月各罚1万,主动缴纳!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24-06-28 16:32:54 打印 字号: | |

在近期郴州法院办理的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中,上诉人提供虚假委托手续、隐瞒公司已被注销的重要事实出庭应诉,最终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近日,郴州中院依法对该买卖合同纠纷案中的2名诉讼参与人做出司法惩戒决定书,各罚款1万元。慑于法律威严,被罚款人认真履行了人民法院《决定》义务,均已及时将罚款缴纳到位。

"基本案情"

公司被注销了,不但不披露却提供虚假手续委托代理人出庭应诉

2014-2015年期间,原告某石墨公司与被告某煤业公司、张某(原系煤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变更为该公司大股东及执行董事)之间就石墨及无烟煤购销签订了销售合同和协议(17份),由原告向两被告提供石墨及无烟煤。后被告未按时支付原告货款,原告将两被告诉至法院。两被告出具虚假“手续”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出庭应诉。

一审期间,两被告人一直隐瞒未主动向一审法院披露某煤业公司的存续状态。一审法院于2024年2月1日依法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某煤业公司支付拖欠原告的货款615万余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一审判决后,原告不服,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立案受理后,两被上诉人再次出具虚假手续,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出庭应诉,期间仍未向法院披露公司已被核准注销的重要事实。

在上诉状中,上诉人(一审原告)向揭露了被上诉人某煤业公司已于2023年6月30日被核准注销的情况。二审法院对该情况进行了核查,经核实,发现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某煤业公司)确已于2023年6月30日被核准注销。

认为诉讼主体资格丧失,案件被发回重审

郴州中院经审查后认为,本案中,被上诉人某煤业公司在上诉人起诉前已经被注销,民事主体资格消灭,诉讼主体资格也同时丧失。一审法院判决承担法律义务的诉讼主体资格仅是某煤业公司,存在错误,并且某煤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汪某,包括股东张某亮、张某。根据法律法规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如干问题的规定(二)》第20条的规定,被诉的诉讼主体不仅只应该有张某,还应当有其他诉讼主体。因此,一审法院存在遗漏诉讼主体的情形,故依照相关法律规定,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

提供虚假委托手续、隐瞒被注销的重要事实,两被上诉人被罚

郴州中院认为,被上诉人某煤业公诉在一审立案前的2023年6月30日就已经被核准注销,被上诉人原某煤业公诉法定代表人汪某、被上诉人某煤业公诉公司股东张某均存在提供虚假委托手续、隐瞒被注销的重要事实导致一审法院作出已被注销的某煤业公司承担法律责任的错误判决,主观上具有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故意,行为上单方捏造、虚构诉讼主体资格依然存在的事实,造成了司法资源浪费的后果。故依据《民事诉讼法》第115条、118条第1款、第119条第1款、第3款规定,对汪某、张某均罚款1万元。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典型意义"

“车无辕而不行,人无信则不立。”诚信乃立身之本,既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价值准则,更应当是每一位诉讼参与人应当遵循的诉讼准则。为一己私利进行虚假诉讼,既浪费司法资源,又扰乱司法秩序,必将受到法律制裁。

本案中,被上诉人原某煤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汪某、股东张某在公司已经被核准注销后,不但不披露,而且还作出提供虚假委托手续应诉的违法行为,企图逃避自己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侵害了其他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损害了司法权威和公信力。法官提醒诉讼参加人遵守诚实信用原则,正确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切勿把国家治理的公器变为牟取私利的工具。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胆敢以身试法者,必受法律制裁。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一十五条 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等方式侵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请求,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当事人单方捏造民事案件基本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企图侵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适用前款规定。

第一百一十八条 对个人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十万元以下。对单位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五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

拘留的期限,为十五日以下。

被拘留的人,由人民法院交公安机关看管。在拘留期间,被拘留人承认并改正错误的,人民法院可以决定提前解除拘留。

第一百一十九条 拘传、罚款、拘留必须经院长批准。

拘传应当发拘传票。

罚款、拘留应当用决定书。对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八十三条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至第一百一十六条规定的罚款、拘留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第一百九十三条 人民法院对个人或者单位采取罚款措施时,应当根据其实施妨害民事诉讼行为的性质、情节、后果,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以及诉讼标的额等因素,在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限额内确定相应的罚款金额。


 
责任编辑:曾文卉